康有为传简介【康有为的意外死亡】

发布时间:2019-08-31 01:25:04 来源: 法律常识 点击:

  康有为晚年落户青岛,最后也死在了青岛。之所以选择青岛作人生归宿,原非康氏本意。一切皆因一次“食物中毒”的意外死亡,将这个极有意思的近代史人物定格于此。于是,青岛也成了一个颇有意味的地点。或许,青岛这样的地点,不但可以是康氏传奇得近乎荒诞的生涯终结地,也可以成为近代中国史乃至某种“国民性”意义上的人文地标吧。
  青岛是一个没有古代史的地方,自1897年胶州湾事件之后,德国人占领的青岛才成为一个近代史意味很浓的地点。按照国内现行历史教科书的说法,自1840年鸦片战争至1911年辛亥革命,中国进入近代史历程;从1911年的民国到1949年的新中国成立,这段历程称之为现代史。而到了1914年和1938年两度占领青岛的日本人那里,除了掠夺和毁灭之外,青岛的现代史可以说白纸一张。那么作为已然进入后现代的青岛,有没有前现代意义上的“古人”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康有为即可当此“古人”殊荣。
  自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逃亡海外16年,至1913年结束流亡生活,从近代中国一直逃到现代中国,这才定居上海,稍事喘息。1917年,这位不甘寂寞的中国近现代思想家,突然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转而协助张勋复辟,企图将现代中国拉回至古代中国。与其说“复辟”,不如说是康氏心中的一个“复古”之梦;当然,一小撮梳着辫子的军队是着实圆不了这个梦的。也正是在这一年,辞去孔教会名誉会长头衔的“康圣人”再一次选择逃亡。作为前现代意义上的“古人”,康有为首次来到了青岛。这位试图以“复辟”达到“复古”梦想的康先生,自“变法”到“复辟”、自“近代”到“现代”,无时无刻不怀揣着自己的一个“理想国”,从不消沉。在青岛,他仍然执著于理论创新,并与时俱进,勇于践行。
  1923年,康有为再次来到青岛,他瞄准了这块可资为“复古”据点的宝地,甚至认为这里是比当时上海还要好的居住地。他对青岛的偏爱,既有激情,也有精明。他初到青岛时住在旅馆里,不久,即租了一座房子。5月27日,他在“家书”中写道:“青岛气候甚佳,顷得一官产屋,名为租,实则同买,园极大,价极少,候数日可得。今各人住客栈极贵,候得屋,当电告,至时可来青岛,实则远胜沪矣,沪无可恋。”
  就在康氏写家书盛赞青岛的宜居指数之际,他还张罗着在济南与青岛两地成立新的孔教会。新会后来改称“万国道德总会”,“康圣人”这一次动作之大,甚至于要将孔圣人之学变作世界显学了。当然,要做好国际文化交流工作,还得有好的交流平台。康先生家书中提到的那所租住的官产屋,就是这样的一流平台。过了一年,他索性花了一千大洋从北洋政府手中买下了这幢德式楼房,还将废帝溥仪结婚时赠给他的“天游堂”三个字悬挂于书斋之中,并将满园花草的院落,命名为“天游园”,自称“天游化人”。“天游”——在天上游玩,名字取得逍遥自在,可康氏并不是一个真正能置身世外之人,搞政治、做学问、办协会,样样做得一丝不苟,在建筑学领域上也毫不马虎,马上就对这所“天游园”进行了改装。
  原来,康氏买下的这处豪宅,位于青岛市南区福山支路5号,始建于1899年,为德占青岛时期总督府要员的官邸。此楼先后住进数位督军之类的“大人物”,他们最后的下场不是被杀头就是被枪毙,都不得善终,因此人们把它视作“凶宅”。康先生仔细察考,认为这所宅子犯了“白虎衔尸”的格局,必须重新进行布局、装修,方能逢“凶”化吉。在挂上了御笔“天游堂”之后,龙气自然足了些,也镇了些凶邪;又将马厩改造为二层建筑,楼上住家人,楼下随员居住;加之又有第三代“恭亲王”溥伟所赠的许多名贵的雕花红木家具、汝瓷和文房四宝等“贵气”十足的摆设,整个宅院大有富贵逼人来之气魄,“凶宅”自然变作了“福地”。
  这样一番古色古香的改装工程之后,康氏心情颇佳。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朝晖初上,林中爽气袭人,徘徊海水之场,巡行公园之路,波光云彩,花叶全香,万绿青英,沁人肺腑。恐昔日仙山楼阁亦比不及,诗人不足以形容之。”他所说的“海水之场”就是汇泉湾海水浴场;“公园”即中山公园,都是沿海幽静之所。即使今天,走在福山路上,也会感到康氏在信中描述到的美好与清新。康氏在青岛享受了一生中难得的安宁、逍遥时光,过着“天游化人”般的自在生活。
  然而,这样的“福地”在三年后,即宣告了这位“前现代古人”的死亡。1927年3月18日他在青岛中山路紧邻劈柴院的粤菜馆英记楼吃饭,喝过橙汁后腹疼难忍,当天夜晚呕吐不止,一日本医生诊断其为食物中毒,第二天清晨5时,康氏“七窍出血而死”,因此其去世原因终成无法破解之谜。据说康氏下葬时曾佩一串珠子,可能即是他当年上朝面见圣上的朝珠;还戴一把金锁,这把金锁则是国际文化交流的见证,是一位美国华侨送的,正面刻有“先天下之忧而忧”,背面是“国学大师”四字。康氏左右手中还各持有一枚金币,一枚为日本金币,另一枚为印度金币,这仍然是“万国道德总会”的派头。康氏身着中山装,但他的右脚边有一沓蟒袍玉带和很多清朝服装,不知是要追随孙中山先生继续尚未成功的革命,还是有朝一日金銮殿上诚惶诚恐地见驾呢?从康氏死后的这般扮相和他生前的这番折腾来看,这位“前现代古人”生前死后都充满着古代与现代世界的种种隔阂与矛盾,一如“青岛”这个时空错乱、含混模糊的地点。康氏曾请著名篆刻家吴昌硕刻过一枚朱文小字印章,别开生面地写道:“维新百日,出亡十六年,三周大地,游遍四洲,经三十一国,行六十万里。”这二十七字生动地概括了他游遍世界的生涯,如果再加上一句“一岛建宅三年死”,则可以完整地概括这个“前现代古人”的一生了吧。

相关热词搜索:康有为 意外 死亡

版权所有 大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