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并购“后遗症”频发 银禧科技起诉子公司原股东

资料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位记者王凡都由魏冠红编着

Jubilee Technology(300221,SZ)可能没有想到两年前的并购,现在经常出现“后遗症”。 2018年不仅是商誉减值的全部准备金,而且还面临未获得绩效薪酬的风险。

7月10日晚,银浩科技宣布已对子公司兴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科电子)的原股东陈志勇提起诉讼。

起诉兴科电子的原股东

2014年,银浩科技通过参与兴科电子进入数控金属精密结构件领域。 2016年,银浩科技计划向陈志勇,胡恩慈,徐黎明,高秉义发行股票并支付现金,购买兴科电子剩余的66.20%股权。 2017年1月,兴科电子正式成为银浩科技的全资子公司。

当时,上述四位原股东承诺,兴科电子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实现的非营利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2.4亿元和2.9亿元,总计不低于7.3亿元。元。

但现在,三年的履约承诺期已经过去。兴科电子实际从2016年到2018年实现了-56.09百万元的非净利润,远远低于承诺的价值。在2018年年报中,银禧科技还为兴科电子共计提供了4.9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根据协议,兴科电子的四名原股东需要赔偿银浩科技的业绩,包括股权补偿和现金补偿共计4.24亿元。据银浩科技披露,截至7月10日,除陈志勇,胡恩慈,徐黎明,高秉毅均向公司发行《业绩补偿履行计划》并已完成履约补偿中的股份补偿。

但是,陈志勇还没有提交还款计划,而银浩科技只是诉诸法律。

公司于7月10日晚宣布,银昊科技起诉陈志勇重大资产重组业绩,并要求陈志勇将公司9,075,500股股份转让给公司并配合取消手续;陈志勇被命令支付公司的业绩。赔偿金额为781.928万元,股票股利退还,支付逾期利息。

目前,陈志勇持有银浩科技持有的8,455,600股股份已被法院冻结。

银浩科技董事郑桂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其他三人的偿付能力应该强于陈志勇。陈志勇曾经说他经济上有困难。他希望公司将考虑他的注册资本。如果没有获得赔偿金额,我希望公司(性能补偿)将被打折,但公司必须要求遵守履约承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银浩科技已经采取了法律武?鳎渌辉啥惨淹瓿晒扇ㄅ獬ィ救悦媪偃钆獬ハ纸鸩钩サ姆缦铡?

银浩科技曾表示,经过采访和网上查询,兴科电子原股东难以全额补偿现金4.24亿元,预计将弥补约40%。在2018年年报中,银浩科技还对收到的现金补偿计提了60%的减值准备。

正在考虑剥离兴科电子

总计4.9亿元人民币的商誉减值,4.24亿元的业绩补偿可能是60%无法收回,兴科电子这一次“湘乡”,如何让银浩科技“踏上雷霆”?

兴科电子主要从事金属精密结构件的生产,产品是智能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的金属外观件。在2014年成立之初,兴科的电子业绩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2014年和2015年,兴科电子分别实现净利润9,982,600元和50,764,300元。 2016年,兴科电子扣除的非净利润达到2.81亿元,其业绩达到顶峰。

然而,进入2017年,兴科电子的业绩开始下滑。从2017年到2018年,兴科电子的非营利净利润分别为1.32亿元和-4.7亿元。

银浩科技曾表示,业绩下滑的原因是兴科主要客户造成严重财务困难,导致订单大幅减少,手机行业出货量下降,预期收益不足在电子烟产品的开发和生产中。

“只能说计划无法跟上变化。”在回顾兴科电子业务的兴衰时,郑桂华告诉记者:“宁科电子还在开发其他产品,如空调散热器,无人机配件,手表和精密结构件。等等,做到这一切,开发新客户,并希望能有所作为。“

尽管试图扭转局面,但兴科电子似乎已成为其难以获得的业绩的“负担”。银昊科技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最新业绩显示,兴科电子2019年上半年收入较低,费用较高,预计亏损3700万元,这将降低公司的整体利润。

郑桂华告诉记者:“我们也看到精密加工零件确实是产能过剩。因此,一方面,我们正在提高我们的业务能力。一方面,我们也在考虑剥离兴科电子作为不良资产,所以不影响上市公司。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