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企海外并购聚焦价值链高端领域

?

  主要流向新兴产业、高端服务业和消费品行业 中企海外并购聚焦价值链高端领域

  谭志娟

  虽然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出现下降,但对价值链高端领域的布局则有所增加。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日前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海外投资报告显示,虽然2019年上半年中企海外并购的金额与并购数量同比都出现下降,但在行业上,随着产业升级不断深化,中企在全球价值链高端领域的布局持续发力。2019年上半年,中企海外并购主要流向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高端服务业和消费品行业。

  就此,受访海外并购专家认为,因为在上述这些领域,海外标的企业有特殊的竞争优势,我国企业通过海外并购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定位,是企业自身转型升级和国际化发展的需要。同时也表明,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更加理性成熟。

  但上述专家同时也指出,中企海外并购还存在一些问题,建议企业在海外并购时不要为了并购而并购,要客观冷静,有所为有所不为,尤其在标的选择上,要围绕主业,着眼于产业链、价值链的整合。

  高端领域布局持续发力

  对于中企海外并购主要流向新兴产业、高端服务业和消费品行业的现象,望华资本创始人、总裁戚克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在上述这些领域,海外标的企业的确有特殊的竞争优势,例如高技术含量的新兴产业企业,目前很多还是掌握在西方发达国家手中。其次,高端服务业也是西方发达国家长期财富积累的伴生产物,他们的高端服务的确比国内更好,历史更悠久,积淀更多。再次,消费品行业的现金流强劲,品牌积累久远,尤其是高端品牌,还可以把这些产品及经营管理理念嫁接到国内市场。”

  商务部研究院对外投资合作研究所副主任杜奇睿认为,“我国企业海外并购主要流向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较高的新兴行业,通过海外并购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定位,是企业自身转型升级和国际化发展的需要。这也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更加理性成熟的表现,由‘走得快’向‘走得稳’‘走得好’转变。”

  前述安永报告还显示,在“出海”阻力加大的背景下,中企海外并购更为审慎。2019年上半年中企宣布的海外并购总额为200.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61.4%。宣布的并购数量为257宗,同比减少39.2%。

  对此,戚克分析说:“一方面,国有企业境外并购趋缓。目前,除非是国家或企业有特殊战略需求的,央企及地方国企的境外并购呈谨慎从严的趋势;另一方面,在去杠杆及高估值‘炒概念’上市公司估值大幅回调的背景下,民企资金压力很大,海外投资贷款更难,加之前些年海外并购出现较多的亏损或其他问题,导致民营企业海外并购出现下滑。”

  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周昭媚分析称,“2019年上半年中企海外并购大幅下降是外部投资环境波动和内部审慎决策的叠加反应。近两年来,欧美政府普遍收紧外商投资审查,外部阻力加大,随着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开放力度加大,中企海外投资偏好由欧美转向亚太,亚洲成为最受中企欢迎的海外投资目的地。然而,中企在亚洲等发展中国家的投资更多是以绿地投资的形式呈现的,这也是导致并购交易仍然呈现下降的原因之一。”

  不过,杜奇睿表示,企业海外并购项目从明确意向到最终交割,通常需要较长的时间,而不同类型的并购项目在尽职调查、融资、报审等环节差别较大,交割时间带有周期性,通常下半年交割相对集中。

  杜奇睿进一步分析指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全行业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8%,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5.9%,但并不能据此判断2019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会大幅下降。此外,计价货币的选择、汇率波动等因素也会对企业对外投资数据造成短期扰动。例如,以人民币计价,1~6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1个国家和地区的3582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3468亿元,同比增长0.1%。”

  “从宏观层面看,2019年以来我国对外投资合作保持平稳健康发展,没有出现企业对外投资合作大幅下降的趋势。”杜奇睿总结道。

  值得注意的是,“一带一路”倡议有助推动中企海外投资。

  周昭媚认为,未来中企将继续扩大在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亚洲、南美洲及非洲均有较大潜力,而“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中企海外投资的推动作用将进一步加大。

  前述安永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对外承包工程整体保持平稳发展,新签合同额1059.2亿美元,同比下降0.8%,但在“一带一路”沿线新签合同额达636.4亿美元,同比逆势大幅增长超过三成,且占比达到当期总额的60.1%;对外承包工程大项目多,带动当地发展作用明显,上半年,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达389个,比去年同期增加33个,占新签合同总额的83.8%。

  海外并购需关注三大方面

  2019年,尽管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中国对外投资合作仍继续保持健康有序发展。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538亿美元,同比下降5.9%,主要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采矿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领域,占比分别为30.3%、18%、9.5%、8.4%和8.1%,尤其流向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对外投资同比分别逆势增长7.3%和31.7%,显示出对外投资结构持续优化。

  杜奇睿告诉记者,2019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共实施完成跨境并购项目161起,分布在芬兰、法国和秘鲁等42个国家和地区,涉及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15个行业大类。

  对于中企海外并购的领域,戚克对记者表示,“中企海外并购将越来越趋于理性,回归企业并购本源,即收购可以给企业带来战略协同效应,或收购有特殊技术、给企业带来特殊竞争优势或技术壁垒的标的,或是有明确退出渠道的项目。”

  他据此预测,高科技领域(包括电信及互联网科技、5G、人工智能等)、国内仍处于高速增长及扩张需求的领域(例如医药健康领域、高端制造、特殊技术及特殊材料等),以及可以产生持续现金流的领域(例如保险、消费、旅游等)都还将持续受到相关战略及财务投资人的青睐。

  中企海外并购还存在哪些问题?戚克认为,“主要问题还是不要为了并购而并购。因为国内的资本市场早已度过了‘凡上市公司并购股价就涨’的阶段;而非上市企业也过了‘走出去’的盲动冲动、四处出击的阶段。”

  戚克认为中企海外并购应变“冲动型”并购为“长期跟踪型”并购,建议企业长期跟踪与自身业务相关、有战略协同意义的海外标的,待时机成熟及机会出现时,快速出手,这样可以避免因一时冲动而做出错误决定。

  杜奇睿也认为,“企业开展海外并购行为要客观冷静,有所为有所不为。”对此,他还给出了三个方面的建议:一是标的选择上,要围绕主业,着眼于产业链、价值链的整合;二是要做好价值评估工作,避免溢价过高对后期经营造成不利影响;三是要做好并购后的整合工作,充分发挥双方的互补优势,实现“1+1>2”。

覃肄灵

达到当天最大量

百家乐网站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