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一个敢“骂观众”一个书写梦境

?

标签主题:攻击读者文学社

原标题: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一个敢于“吸引观众”的男人和一个写梦的女人

瑞典斯德哥尔摩,2019年10月10日下午,由于去年的性侵犯丑闻而空缺了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最终宣布了两位作家的获奖者,波兰作家Olga Toka Ch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ek)分别获得了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

这两位作家被认为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单上的常客,也就不足为奇了。两位作家的重要着作都有中文译本。

Orga Tokarchuk于1962年出生在波兰西部绿山城附近的Suleihof。 1985年,他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托卡丘克(Tokarchuk)十几岁时就对写作产生了兴趣。 1987年,她以诗歌《镜子里的城市》进入文学界。1993年,她的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赢得了波兰科舍尔斯基基金会文学奖,这使她成为波兰颇受推崇的作家。

在成为作家之前,她曾担任过精神病医生。她的作品经常探索个人的梦想或集体的潜意识,自称是心理学家的门徒。

在此之前,她接受了《新京报》的采访并谈到了自己的文学观点:“现实主义写作不足以描述世界,因为人们在世界上的经历必须承载更多,包括情感,直觉,困惑和奇怪的巧合。情况和幻想。通过写作,我们应该突破这种所谓的理性主义,从而以这种方式加强它。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令人惊讶和不可预测的世界中。我理解写作。这是一个延伸我们的经验的延伸性练习。我喜欢将现实与幻想放在一起,但我也根据18世纪的事实写了历史小说。”

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德语,中文,西班牙语,捷克语,克罗地亚语,丹麦语和许多其他语言,并在世界各地的读者中广受欢迎。

早在本世纪初,中国波兰文学翻译家易立军和袁汉钧将《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和《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从波兰原语翻译成中文,并由台湾大型文化出版公司在台湾首次发行。

标题《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被翻译为“梦的收藏”。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出版后不久就占领了台北图书市场,并于第二个月被列入台湾年度畅销书。互联网上的相关反应更加热烈。 2006年,台湾大型文化出版公司发行了该书的第二版。同年,湖南文艺出版社也出版了该书的简化版,并获得好评。 2017年,该书由后朗出版有限公司介绍并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此外,他们还介绍了《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该书以该书的原名出版。

在译者《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序言中,易立军认为奥尔加树立了这样的信念,即个文学作品既易于理解,又可以广博。它既可以是简单的,也可以是哲学的,意味着有意义和深刻。不沮丧。 “在她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罕见的一致性,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强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令人着迷的过渡和动荡的戏剧。”

另一位文学奖获得者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出生于1942年。他出生于奥地利克恩滕(Grnten)格里芬的一个铁路职工家庭。 1961年,Handek进入格拉茨大学法律,并开始参加“城市公园论坛”的文学活动,并成为“格拉茨文学社”的成员。他的第一本小说《大黄蜂》的出现促使他放弃了合法的文学创作。

1966年,亨德里克(Hendrick)发布了剧本《骂观众》,这使他声名远播。他在德国文学界引起轰动,此后使“格拉茨文学社”声名远播。 《骂观众》是Handek对传统戏剧的公开挑战。它通常也反映了1960年代初对文学创作的共同追求。

在1970年代,亨德里克(Hendrick)在格拉茨文学社的创作从语言游戏和语言批评转向了自我寻求的“新主观性”文学。标志着这一阶段的小说是《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1970),《无欲的悲歌》(1972),《短信长别》(1972),《真实感受的时刻》(1975)和《左撇子女人》(1976)。他们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发现自己在不同的现实生活中的经历。现实生活的困惑。

1979年,亨德里克(Hendrick)在巴黎居住了几年后回到奥地利,并在萨尔茨堡(Salzburg)生活。他在此期间创作的四首歌曲《缓慢的归乡》 《圣山启示录》 《孩子的故事》 《关于乡村》,虽然叙事风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但缺乏生活空间和对自我的追求仍然是其表现的重点。对于Handek而言,现实世界只是一个虚伪的名称:丑陋,僵化和陌生。他厌倦了这个世界,试图通过艺术手段实现自我构想的完美世界。

自1980年代以来,亨德里克似乎越来越多地陷于封闭的自我现实世界中。面对社会现实的困惑,他试图在艺术界感到永恒和和谐,并哀悼文化根源缺乏传统价值。他写了《铅笔的故事》 《痛苦的中国人》 《重现》 《一个作家的下午》 《试论疲倦》 《试论成功的日子》,依此类推。但是亨德里克不是沉浸在象牙塔中的作家。他的创作是当代文学混乱的自然体现:世界处于茫茫之中,价值体系的崩溃和叙事危机使文学表演陷入困境。亨德里克的封闭内省实际上是对生存现实的深刻反思。

在19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动荡以及南斯拉夫战争将生活在巴黎乡村的作家及其文学创作推到了最前沿。从《梦幻者告别第九国度》(1991)开始,Handeck的作品如《形同陌路的时刻》(1992),《我在无人湾的岁月》(1994),《筹划生命的永恒》(1997),《图像消失》(2002),《迷路者的踪迹》(2007)等都沉浸在战争和灾难的现实中。人性。

1996年,亨德里克(Hendrick)出版了《旅行《多瑙河、萨瓦河、摩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日之行或给予塞尔维亚的正义》》,批评了媒体的语言和信息政治,因此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亨德里克(Hendrick)对此不予理会,并坚持自己的方式。 1999年,在北约空袭期间,他两次穿越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同年,他的南斯拉夫主题戏剧《独木舟之行或者关于战争电影的戏剧》在维也纳皇家剧院首映。

为抗议德国军队轰炸这两个国家和地区,Handek退还了1973年授予他的Bischner奖。2006年3月18日,Handek参加了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葬礼。媒体团体发动了进攻,他的表演在一些欧洲国家被取消。杜塞尔多夫市议会拒绝付款被授予海涅奖。

尽管亨德里克(Hendrick)享誉已久,但很久以来,该国的作品都没有官方的中文译本。在1990年代,一小群对实验戏剧充满热情的年轻人只能读汉书。德克戏剧的手稿。

着名戏剧导演孟景辉深受汉德克的影响,他的导演戏《我爱XXX》不难看出《骂观众》的影子。孟景辉还说,亨德里克是他的偶像,他愿意“为他工作” ”。着名编剧史航,着名戏剧导演鲁迅也一再表示对Handeck的钦佩。

自2013年以来,世纪文经陆续发行了彼得亨德里克(Peter Hendrick)的中文版本《骂观众》 《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 《去往第九王国》 《无欲的悲歌》 《缓慢的归乡》 《左撇子女人》 《形同陌路的时刻》,截至2016年10月,《痛苦的中国人》 《试论疲倦》,该九册系列的所有作品均已出版。完成。 2016年,Handek访问了中国,并在上海,北京和乌镇举行了活动。

着名作家约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曾经评论过彼得亨德克(Peter Hendeck):“毫无疑问,汉德克具有刻意的强硬和像刀一样的情感。在他的语言中,他是最优秀的作家。”

单击以输入主题:

2019年诺贝尔奖

负责编辑:严洪亮

转载,请保持本文链接:

如何看待工业除湿机的除湿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