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155岁的全聚德走下“神坛”

?

在外国游客的心中,北京最深的烙印是长城和烤鸭。所谓“不是长城不是英雄,可惜不吃烤鸭”。和北京烤鸭经常被一起提及,它是全聚德百年品牌。

这个旧名称显示出一些疲劳感。

根据全聚德10月21日晚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91亿元,同比下降12.6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60万元,减少了59.09元。 %,扣除非净利润390.27万元,同比减少68.53%。

同时,全聚德预计2019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19.17万元至4382.53万元之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70%之间%至-40%。

在这方面,全聚德表示,2019年经营业绩的预期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预计经营收入的下行压力,导致利润水平下降。该公司将采取许多对策并积极调整其运营。

实际上,全聚德去年全年的净利润大幅下降,下降了46.29%。现在,其年度净利润可能会再次出现“腰部”下降,人们不禁要问:“全聚德发生了什么事?”

已有155年的历史,曾经是一个国家宴会品牌

金裘德(Golden Jude)于1864年(清朝同治3年)成立,是中国的古老品牌,已有155年的历史。创始人是河北集贤县的杨全仁。他开创了烤鸭的先河,使烤鸭的肉质鲜美,全聚德烤鸭逐渐赢得了“中国第一美食”的美誉。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经过不断的改进和发展,全聚德终于形成了以烤鸭为首,全“鸭垫”和400多种特色菜肴的全聚德美食。

据说周总理一生来过全聚德27次,并选择了全聚德的“ All Ducks”作为国宴。这也使全聚德成为响亮的金牌。

1999年1月,“中聚德”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是中国服务类首个驰名商标。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还包括“金鸭烧鸭技能”和“仿制食物(青亭御膳)生产技能”;全聚德烤鸭店的前门被宣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此外,全聚德还拥有一些光环,并获得了“国际餐厅品牌”,“国际食品质量金奖”,“中国十大文化品牌”,“十佳中餐厅”,“北京十佳”。 “影响力企业”和“北京市名片”等荣誉在餐饮业具有非凡的影响力。

回顾全聚德的发展历程,于1993年5月成立了北京全聚德集团。1994年6月,全聚德集团等六家公司成立了北京全聚德烤鸭有限公司。 2004年,全聚德集团和BTG集团以及新燕莎集团实现了战略重组。模仿餐厅丰泽园饭店和四川饭店进入全聚德集团,公司更名为中国全聚德(集团)有限公司。

在发展成多种口味的烧,烤,四川,Lu,宫廷,北京等风味,并汇集了北京许多老饭店的餐饮“组合车队”之后,全聚德在深圳上市2017年在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第一家A股上市餐厅公司。

2012年,全聚德迎来了最辉煌的时刻。当年全聚德实现营业收入19.44亿元,同比增长7.84%,净利润突破1.5亿元,大幅增长17.71%。

但是,仅一年之后,全聚德似乎就处于低迷状态,这是不可想象的。

绩效持续下降,许多高管离职。

由于中央颁布了“八项规定”,因此严格禁止公共消费。 2013年,全聚德上市后交出了过去五年来最差的笔录,其业绩首次出现下滑。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02亿元,同比下降2.32%;净利润约1.09亿元,同比下降28.4%。

全聚德在2013年年报中表示,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全年市场环境的影响,高端酒店业务有所下降。同时,全国H7N9禽流感疫情也对该行动产生了重大影响。截至2013年底,公司对新疆公司天山大酒店的资产重组,新疆公司的业绩均有所下降,上述因素导致公司整体经营业绩下降。

2014年,全聚德的收入低于19亿元人民币,其全年业绩总体呈下降趋势。从2016年到2018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8.47亿元,18.61亿元和17.77亿元。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1.19亿元和5700万元。

在全聚德的表现不令人满意的同时,其股东IDG资本也减少了持股。根据Wind的数据,IDG Capital在全聚德的持股比例从2018年6月的5.82%下降至2019年9月的3%,股票数量从179.438亿股下降到925.4万股。

不仅如此,全聚德的商店在2018年将客人数量减少到770.47万,而2017年为80.47万,减少了30万。

此外,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聚德拥有116家门店,包括46家直营店,63家国内专卖店和7家海外专卖店。这个数字已经从2018年的121家减少了5家。全聚德说,这5家商店是特许经营商店,由于不合格的整顿而关闭。

除了业绩下降外,这个老品牌近年来还经常遇到高管离职。 2016年7月,全聚德发布数条公告,称公司董事长王志强,总经理邢颖,董事张冬梅,董事会秘书史秉峰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职。当时,全聚德将高管的集体辞职解释为“工作变更”。同年8月,全聚德董事张敏申请辞任董事,并辞去了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2017年8月22日后,全聚德副总经理唐立新递交了辞职申请; 2018年5月1日,公司副总经理,首席财务官徐佳申请辞职;今年7月22日,董事离开菲利普出于工作原因还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辞去了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的职务,并辞去了公司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成员的职务。

尽管绩效下降与高管离职没有直接关系,但这也反映出全聚德正在接受多项考验。

转型薄弱,全聚德仍需继续探索

面对困难,全聚德并非没有艰苦的工作。作为一个老品牌,它也试图迎合年轻一代并进行转型。

2016年10月30日,全聚德长沙店正式开业,成为其第一个购物中心。该商店将大型商业综合体的商业环境与就餐模式结合在一起,从而创建了一个新的,具有互动,娱乐,便利和联网功能的集成餐厅商业模式。

2018年,全聚德提到了重振青春而不是强化旧形象。全聚德已在华东地区开设了几家新店试点,采用了一种简单时尚的中式装修风格,更适合年轻消费者在餐具和餐具方面的体验。同时,与颤音合作进行创意营销,激活会员卡并建立直销店。

全聚德还将餐饮品牌扩展到食品领域,实施了“食品与食品”两轮驱动战略,并研究开发了真空烤鸭,鸭零食,月饼,饺子,蛋糕等。全聚德品牌包装食品。超级机场站,例如机场站,在人口稠密的地区出售。

除了外卖区越来越热外,全聚德还没有忽略它。 2016年4月,该公司投资1500万元,与重庆疯草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大坑信息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合伙)共同成立了“达克科技”公司,对取水业务进行测试。

但是目前,上述措施收效甚微。特别是全聚德的外卖业务,鸭格科技2016年亏损高达1344万,2017年上半年亏损为243.7万,这导致全聚德停止了业务。

中国食品工业分析师朱丹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些国有企业目前处于“变形”状态,这意味着该系统无法适应转型战略和实现要求,变革注定要失败。

很明显,全聚德是“次品”之一。

一位网友发消息说:“我第一次直接去北京吃烤鸭时,我很失望,有236只鸭子,那道菜是60。所谓的鸭汤类似于汤。没有鸭骨头。难怪。净利润太差了。”在相关的微博下,“非凡而又不好”的声音层出不穷。

可以看出,当前的转型措施仍不足以让客户“付费”,而拥有155年历史的全聚德仍需要继续探索转型之路。改变业务方式,提高食品和服务的价格/性能比,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以及回归民族宴会品牌,可能是使拥有100年历史的全聚德复兴的正确解决方案。

我市老年活动中心正式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