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国式普惠金融”来势汹汹,收效寥寥

“普惠金融”最近成为一个热门词汇。 从政府工作报告、国务院重要文件到地方政府政绩的宣传,甚至一些知名和不知名的网络金融公司的广告也频频出现。

在世界上,包容性金融的概念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当时孟加拉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尤努斯借了27美元给孟加拉一个贫穷村庄的42名妇女,并因此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今天,包容性金融这个充满理想主义和现实可能性的概念已经在世界许多地方扎根。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到2016年,数字普惠金融已经成为20国集团倡导的一项重要原则。

中国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实行普惠金融 与非政府组织自下而上发起的其他国家不同,“中国式普惠金融”一直由政府自上而下推动,政府参与程度很高。 到2015年底,包容性金融发展将作为一项重要的国家发展战略得到推动。

在过去20年里,相关政策不断更新。为了实现普惠金融的目标,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和私人银行等小型和微型金融机构在十多年里从零开始发展。 截至6月底,国家银行部门的小额贷款和小额贷款以及农业相关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的25%以上,是世界上最高的贷款之一。

然而,由于缺乏对“包容性金融”的明确定义,一些机构和地方政府牵强附会,甚至误解了“包容性金融” “普惠金融已经成为一个篮子,里面装着所有东西 “监管者后悔了

那么什么是包容性金融?普惠金融意味着普及和折扣吗?应该用什么样的指标体系来衡量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自中国包容性金融在如此强的政策引导和多机构参与下发展以来,已经解决了多少问题?

《财新周刊》的最新封面报道有近2万字。作者包括彭伟文、吴红尤兰、张于哲、韩泰,他们采访了主要监管部门负责人、主要行业组织负责人和国内外普惠金融专家,揭示了“中国普惠金融”的真实图景,探索普惠金融的发展路径。

中国普惠金融并不令人满意,是因为专业金融机构太少吗?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破解普惠金融的途径之一是增加特殊金融机构,包括数万家小额贷款公司、1500多家村镇银行和十几家民营银行,其制度设计包含了增加普惠金融供给的初衷。 然而,根据《财新周刊》报告,相当尴尬的现实是成千上万的小额贷款公司现在几乎“半死不活”。1500多家乡镇银行,扣除财政补贴,亏损机构、保本机构和盈利机构各占三分之一。一些积极发起建立村镇银行的大银行现在急于出售这些银行。一些私人银行也陷入两难境地,面临着“易生难长”的困境

为什么从纯粹的私人资本到商业银行所有者再到私人资本,仍然很难探索一种可持续的包容性商业金融模式?为什么顶层策略设计和实际执行之间总是有差距?是因为监管概念和方法不能适应普惠金融的特点吗?还是激励机制有问题?

根据中国独特的政策逻辑,当有必要支持一个行业时,将发布“优惠政策”。 从有针对性的削减到各种政府担保基金,“普惠金融”从未缺少政策支持。 然而,该报告发现,这些激励措施或多或少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扭曲,而且很少得到实施。 然而,在一些没有政府激励政策的东南亚国家,有大量金融机构自发地从事包容性金融和可持续经营。为什么?本报告还实地走访了几家东南亚金融机构,探索它们成功的秘诀。

关于备受市场关注的大银行设立“普惠金融部”,《财新周刊》对银监会相关官员进行了专访,以恢复大银行设立“普惠金融部”的政策意图和愿景,采访了大银行普惠金融的几位负责人,梳理了各银行的做法,讨论了大银行如何成功开展普惠金融业务。

此外,近年来的技术进步为包容性金融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 去年在杭州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中国作为东道国率先制定了“数字普惠金融的先进原则”,这让人们怀疑数字技术的进步是否为普惠金融打开了新的大门。 数字普惠金融的当前形式是什么?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解决哪些问题?大数据风控制有多有效?这会带来什么新的风险?《财新周刊》报告指出,数字技术的祝福有助于普惠金融的发展,但另一方面,科技进步永远无法取代机制和体制改革的作用。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普惠金融问题?《财新周刊》报告采访了几名普惠金融专家,得到了相同的答案:回归常识,制定合理的计划,明确界限;不要欣喜若狂,不要急于成功。 正如普惠金融专家所说,“这一领域的政策影响深远。如果政府职能定位有问题,那就是金融纪律的破坏,这将扭曲金融行为,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反而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 "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