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与中钰资本分道扬镳 金字火腿再上演营收冰火两重天

原标题:与中宇资本分道扬镳后,“人造肉新宠”金火腿再度上演“冰与火”获利“近日,金火腿站在“植物肉”风口的一举一动成为市场热点

10月21日晚,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披露了第三份季度报告 报告显示,该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8亿元,同比下降48.41%。净利润4751.4万元,同比增长316.38%。非净利润4354万元,同比增长4.03.86%

这是继半年度报告之后,金火腿再次上演盈利“冰与火”

记者注意到,自金子火腿披露其蔬菜肉(俗称“人造肉”)产品开始生产以来的8个交易日内,其股价上涨了5倍,异常股价公告被披露了2次。 10月22日开盘后,金子汉的股价再次飙升,盘中触及7.92元,创下近60天新高。 然而,在达到最高点后,其股价在震荡中回落,最终收于7.05元,下跌2.08%

值得一提的是,同一天晚上,金子汉透露了两项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施艳君、其协同行动人员以及一些董事和监事减持股份计划的公告。削减的原因都是他们自己的资本需求。

落后于收入下降

落后于收入下降

至于收入净利润增减的原因,金子汉姆解释称,报告期内,中宇资本未计入合并报表,经营收入、经营成本、销售成本、管理成本等投入均大幅下降。 与此同时,火腿行业利润的增加导致净利润大幅增加。

中宇资本曾经是金火腿“白衣骑士”

数据显示,施艳君于1992年创立的金子汉姆于2010年12月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市场,成为该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 然而,由于火腿行业需求增长放缓,以及作为主要原料的猪肉价格上涨,金子火腿上市后表现停滞。

2016年,主营业务不景气的金字火腿计划转型。俞波领导的中宇资本被“邀请”进入一家上市公司。金子火腿从此进入了医疗行业。 2017年7月,施艳君退居二线,余波正式成为金子含董事长。他亲自实施了火腿肉制品产业和医药卫生产业的双产业战略。

然而,收购中宇资本后,金字火腿的表现仍然难以提高,甚至陷入亏损。

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2亿元,同比增长131.79%,扣除非盈利后净利润为-261.53万元,同比下降123.56%,为上市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2018年,金子火腿收入和利润再次未见增长,收入4.26亿元,同比增长14.58%,同期母公司净利润为-843万元。

至于业绩下滑的原因,金汉在其2018年年报中表示,中宇资本的亏损是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在上述年报中还强调,截至2018年底,公司已经出售了中宇51%的股权,并办理了股权交付的工商变更手续。 通过这次股份出售,公司不再从事医疗卫生行业。 2019年,该公司将把主要业务回归火腿业务,重点发展肉制品行业。

金汉在剥离中宇的资本后,遭受了明显的痛苦,陷入了收入下降的尴尬境地。 2019年上半年,公司收入达到1.26亿元,同比下降42.54% 然而,其同期净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0%以上,扣除不付款后返还给母亲的净利润也增长了192.57%

从数据判断,利润增加的“英雄”仍然是火腿行业。 2019年1月至6月,火腿业务收入毛利率为44.48%,同比增长8.29%,达到1.06亿元,占总收入的84.67%,同比增长44.93%

事实上,金火腿在放弃医疗卫生行业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火腿业务之外的新业务。据金火腿高级工程师马萧中介绍,金火腿自2018年以来一直专注于蔬菜肉类领域。五个月前,“第一批人造肉”Beyond Meat在纳斯达克上市,进一步加快了该领域的布局。

2

10月16日下午,金火腿创始人施艳君身着灰色套装出现在上海长宁区杜邦营养与生物研发中心,为新推出的“素肉”产品搭建平台。

以火腿业务闻名的金子火腿进入“人造肉”领域有一个简单明了的原因:市场广阔。 据杜邦营养和生物技术研发经理曹健预测,在未来10年内,如果蔬菜肉能占据肉类市场10%的份额,全球将有14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如果它能占据中国1%的市场份额,它将在100亿左右。

在新闻发布会上,施艳君直言金字火腿蔬菜肉制品的开发是公司产品结构的完善和丰富,其他产品如狮子头、炸鸡、香肠、火锅球等也将在未来推出。 他说,“即使消费者每月吃一到两片,我们的市场也会非常大。” “

此外,对于公司“素肉”产品的高价,施艳君向记者坦言,目前公司素肉产品的原料植物蛋白来自台湾,现阶段研发成本相对较高。再加上蔬菜肉的冷链运输成本等因素,价格可能会高于传统肉制品。 但在未来,“只要口味能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我们就能进行大规模的大规模生产,然后价格就会降低。”

据记者了解,目前金子火腿牛肉味蔬菜馅饼原价为176元,初尝价格为118元/440克 许多受访者告诉记者,产品的营养价值是否与价格相符是他们长期付款的首要考虑因素。

那么,植物肉制品的营养是什么?国家一级卫生经理王靖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蔬菜肉制品主要是从豌豆等高蛋白植物蛋白中提取的。就安全性而言,植物蛋白比激素喂养的动物肉高得多。

"如果这些蔬菜肉被提取出来,并加入不同肉味的添加剂或防腐剂长期保存,它们的营养价值将会大大降低。" “因此,王靖民说,植物肉制品的营养价值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品的生产过程

10月22日下午,记者联系了金子火腿的董蜜王戚慧,就表演和植物肉配送进行了联系,但表示会议正在进行中。截至发表时,记者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记者马云飞

责任编辑:秦荣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