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善读「论语」9.6-7:君子何必多能事,谋道但须秉厚德

  「子罕篇第九」6-7

  【原文】

  6?大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7?牢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译文】

  6 太宰问子贡:“孔子是圣人吗?为何如此多能?”子贡说:“本来就是上天要他成为大圣人,且又多能。”孔子听说后,说:“太宰哪里了解我呢?我是因为小时候贫贱,(为了谋生),所以才会干不少粗活。君子就定要多能吗?不必多能啊。”

  7 牢说:“孔子说过:‘我(年轻时)没有出仕,因此才能习得许多技艺。’”

  【注释】

  “大宰”,即“太宰”,官名,掌管国君的宫廷事务。“大”,音义皆同“太”。当时宋、鲁、陈、吴等国皆有太宰一职。东汉著名儒家学者郑玄根据《左传》中伯与子贡会面的记载以及子贡曾到吴国的经历,认为此太宰即吴王夫差之太宰伯。

  “固”,原本,本来。

  “纵”,放也。此处意为使、让。

  “将”,大也。类似用法如《诗经小雅》中的“亦孔之将”。

  “鄙事”,粗鄙之事。

  “牢”,有人说是孔子的学生“子牢”,已不可考。

  “试”,用也。此处应指出仕。

  “艺”,技艺。此处指多艺。

  【评析】

  某国太宰见孔子多能,叹为圣人,便去向子贡求证。子贡对孔子是极为推崇的,认为孔子之圣与多能皆天意使然。而孔子自己则说是因为少时贫贱,必须谋生,故“多能鄙事”。孔子曾不止一次讲过类似的话,有一位叫“牢”的人就曾听孔子说过,孔子是因为年轻时没有出仕,所以才得以专心习得很多技艺。也就是说,孔子并不认为自己是圣人,也不认为自己生而知之。孔子自认是学而知之者,其多能都是靠着学而不厌的精神经由后天习得。

  孔子自谓“多能鄙事”,这既是孔子对世人的自谦,也是孔子对世人的警醒。孔子主张“君子谋道不谋食”。人若不能“志于道”,则“游于艺”不过是可“谋食”而已。与“谋道”于天下相比,“谋食”即使再“多能”,也无非“鄙事”。

  谋道但需厚德,不必务求多能。比如宋徽宗,虽诗文字画诸事皆能,却独独不能为君。多能与君子尚不可混为一谈,更何况是圣人?故曰“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达到当天最大量